红四方面军一个炊事班,班长是中将,两名背锅战士都成为上将
  • 首页
  • 股票网上配资
  • 网上炒股配资申请
  • 可查到炒股配资官网
  • 栏目分类
    股票网上配资你的位置:股票网上配资_网上炒股配资申请_可查到炒股配资官网 > 股票网上配资 > 红四方面军一个炊事班,班长是中将,两名背锅战士都成为上将

    红四方面军一个炊事班,班长是中将,两名背锅战士都成为上将

    发布日期:2024-05-27 03:01    点击次数:130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从红25军走出来的两位战将韩先楚跟刘震都被授予上将军衔。授衔时,韩先楚跟刘震走到一位开国中将面前,老班长长老班长短的,这位中将笑着说:“战士是上将,班长是中将,这兵叫我怎么带?”

    刘震说:“什么这将那将的,战士什么时候都听班长的。”韩先楚也在一旁附和称是。

    刘震、韩先楚、陈先瑞

    一个班出了三位将军,也成为解放军史上的一段佳话,而这个班还是一个炊事班。他们的班长叫陈先瑞,中国人民解放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和军事指挥员,他四次转战陕南,为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曾被毛主席誉为红军的“陕南王”。

    陈先瑞来自著名的“将军县”安徽金寨,1914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雇农家庭,从小给地主放牛,睡在牛棚里,吃地主家剩饭剩菜。有时候地主家把饭菜倒了也不给他吃,他就用野菜野果充饥。看到有钱人家的孩子去上学,他也渴望上学,但只能躲在学堂窗户下偷听先生讲课。

    15岁那年,红军来到陈先瑞的老家,他看到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为穷人撑腰的,跟着红军走就有饭吃,跟着红军走就不受地主欺负剥削。抱着这种朴实的感情,陈先瑞参加了红军。

    参加红军不久后,陈先瑞在随红四方面军转移时受伤掉队,被当地一位老大娘救回家中,全家人都舍不得吃,把粮食留给他吃,给他养好伤继续赶路,找到了红军,加入了25军。解放后,陈先瑞曾去寻找过这位老大娘,却没有找到。

    1934年11月16日,时任红25军223团政治处主任的陈先瑞,随红二十五军离开大别山根据地北上长征。这支仅3000人的队伍,经过三天三夜的急行军,摆脱了敌人20多个团的跟踪追击,准备北上伏牛山。在距离伏牛山50里之遥的独树镇,红25军跟敌人发生了激烈的遭遇战。

    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手持大刀指挥红军从雪地上跃起,勇猛地冲上去,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杀声连天,震撼山冈。当战斗激烈进行时,副军长徐海东带领第二梯队(223团)跑步赶到,立即投入战斗。陈先瑞带领尖兵营冒着瓢泼大雨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杀出一条通道,大部队得以进入伏牛山区。

    在部队休息时,陈先瑞才发现自己左小腿负了伤,鲜血浸透了裤脚管。徐海东心疼地一面叫护士帮他包扎,一面开玩笑说:“你原是腿负伤了,如果腿不负伤,也不知把敌人甩到哪里去了!”

    红25军在伏牛山活动了一个星期后,发现当地不适合建立根据地,决定继续向北。将士们翻越1700多米高的蟒岭,历时一周,到达了陕南洛南县的庚家河。部队刚刚准备休整时,河南的敌60师和两个骑兵团跟踪追来,红25军在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的率领下,占据有利地形反击。

    徐海东为了迷惑敌人,派陈先瑞率领一个连,绕到敌人身后,向敌人指挥部冲去。敌人阵脚大乱,徐海东率大部队从东山口俯冲下来,将敌人压到一条山沟里,两军杀成一片。当看到一个敌人向徐海东瞄准射击时,陈先瑞迅速冲过去将敌人刺倒。可与此同时,另一颗子弹却射进徐海东眼底,徐海东当即昏迷过去。陈先瑞十分恼怒地向那个敌人连刺数刀,并接过战士一挺机枪向敌人扫去,杀开一条血路,将徐海东背下战场。

    陈先瑞

    1934年12月下旬,部队到达山阳县的九甲湾,陈先瑞遵照军政委吴焕先的指示,带领一个连队在鄂陕边界的郧西、山阳、镇安、旬阳等地,宣传发动和组织群众,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这个连队对外改称“鄂陕游击师”,陈先瑞任游击师师长。从此,陈先瑞就离开红军主力部队,独立开展地方工作。

    鄂豫陕边区民间有很多枪会组织,除少数被地主豪绅控制,欺压百姓外,多数是自卫性民众团体,陈先瑞觉得应该把他们逐步改造成为革命军队。一天,通讯员小王向陈先瑞报告:一排长刘长有到群众家作宣传,被当地以抗租抗捐抗税为宗旨的大刀会会首袁大先扣留,袁大先说红军烧了他家房子,抢走了他家女儿。任凭陈先瑞派人去怎么解释,都不放人。

    陈先瑞经过反复调查得知,此事是镇安县保安团趁袁大先率大刀会外出时,冒充红军干的。陈先瑞带领全连战士化装进城,直奔敌驻地。敌人正在集合上操,被红军一阵射杀,打死过半,余部举手投降。红军战士砸开监狱,救出了袁大先女儿秀秀和30多名“抗捐犯”。

    红军的行动,深深感动了袁大先,最终大刀会100多人接受红军改编,建立“陕南抗捐大队”。通过两个多月的活动,在袁大先的影响下,有六支刀会组织和红军建立了联系。1935年6月,经鄂豫陕特委批准,六支抗捐大队改编为三路、四路、五路、六路、七路、九路等六支游击师,陈先瑞被任命为鄂陕游击总司令部司令员。

    10月,特委根据游击师发展情况,从各游击师抽调部分兵力,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74师,陈先瑞任师长,统一领导鄂豫陕边区武装斗争,接连打退了国民党30多个团的3次围剿。国民党《西京日报》惊呼:陈先瑞外号“陕南王”,股匪数千,四处游击……蒋介石政府悬赏一万大洋,要捉拿陈先瑞。

    1935年12月26日,红74师一举攻占宁陕县城,歼敌保安团300余人。接着又攻占佛坪县城,歼敌一部。红74师即在宁陕、佛坪之间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成立了中共宁佛工委。

    1936年2月,当敌人集中10多个团向宁佛地区发动围攻时,红74师由佛坪西进,于沿途歼灭华阳、江口镇两地民团,直奔凤县县城,先后歼灭该地和黄牛铺民团400余人,切断川陕公路交通达半月之久。红74师远程奔袭双石铺,凤县、宝鸡等地接连告急。这一连续的作战行动,与红一方面军在陕北发动的东征战役,恰好形成东西两线的战略配合作用。

    1937年1月22日,红74师奉命到达商县地区,与南下配合友军作战的红15军团胜利会师。原红25军首长、现15军团领导徐海东、程子华等,对留在陕南的红74师独立坚持的游击战争,给予很高的评价。

    前排左起郑位三、徐海东;后排左起李隆贵、程子华、陈先瑞

    抗战爆发后,陈先瑞奉命率红74师开赴三原改变,编为八路军115师后方留守处,后卫西北留守兵团警备第四团、警备第一旅第二团。1940年,时任警备第一旅副旅长的陈先瑞,奉命率该旅第二团组成豫西抗日游击第三支队,跟第四支队一起,由延安经佳县东渡黄河,继而由吕梁经太岳于垣曲南渡黄河,挺近豫西,发展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抗战胜利后,为了避免内战,陈先瑞奉命率部随王树声司令员撤离豫西,南下桐柏山,任豫中军分区司令员兼独立第三旅旅长。后任桐柏军区副司令员、豫南军区司令员,参加了桐柏战役。1946年6月26日,中原军区部队分路实行突围时,陈先瑞率部随南路王树声第一纵队行动,越平汉路西渡襄河,于1946年7月下旬进入鄂西北,展开游击活动。

    中原突围后,郑位三和李先念等中原军区领导考虑到陈先瑞曾在陕南坚持过两年之久的游击战,对当地情况了如指掌,又将他调回到商洛地区,就任豫鄂陕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在解放战争期间,陈先瑞大多数时候都在陕南地区活动,先后牵制了大批国民党军向华北、西北的进攻;有力配合了西北野战军和刘邓大军主力的作战。

    从1934年12月第一次进入商洛,到1949年12月8日解放汉中,陈先瑞经历了15个年头。在这15年中,陈先瑞经历了四进陕南的艰苦征战,总计在陕南奋战达五年半之久。1950年5月,陈先瑞告别了陕南这一方血染的土地,调任陕西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同年11月,陈先瑞奉命调任新组建的第19兵团政治部主任,前往山东兖州集结,备战抗美援朝。

    陈先瑞在朝鲜战场待了四年,他从1951年入朝,一直到1955年才回国,先后担任第十九兵团政治部主任、副政委等职。在1955年的大授衔中,陈先瑞成为开国中将。

    韩先楚是1930年参加红军的,第二年就当了排长。一次连里抓了个“探子”,他去一看,原来是个熟人,就把人给放了。放了“探子”那还了得,韩先楚被撤职“发配”到陈先瑞任班长的炊事班背锅去了。看过《亮剑》的都知道,经常犯事的李云龙,就对“背锅”这项工作不陌生。只不过,韩先楚“背锅”还不孤单,没多久,刘震也被罚去背锅了。

    刘震1931年9月参加红军后,被分配到陂孝北县游击大队当战士,这是徐海东的部队。参军第三天,刘震就参加反围剿战斗,第一仗第一个冲锋就抓了两个俘虏,缴获两杆枪。但没过多久,他就被罚去背锅了。因为夜里打遭遇战,他把背的一袋光洋弄丢了。

    韩先楚跟刘震背了一次锅后,知道炊事班的辛苦,平时常到炊事班背锅,打仗时再回去当兵,而班长陈先瑞对此也不闻不问,三人也由此成了“铁哥们”。在之后几十年的战斗和交往中,韩先楚跟刘震总是叫陈先瑞“老班长”。

    刘震在部队干了三年多,直到1934年还是手枪团一名副班长,暂代党支部书记之职。5月初,徐海东指挥红25军奇袭皖西罗田县城,缴获了上百件武器,还有法币7000元。当时是红25军最艰难的时期,一下子缴获这么一笔巨款,个个喜笑颜开。可是,在支部总结会上,刘震却说:“这一仗不能算全胜。”

    徐海东一听,觉得有些奇怪,就让刘震具体说说看。刘震当即讲出三点理由,徐海东一听,高兴地说:“你这个刘震倒有些战术眼光,可以当个连长指导员!”

    几天后,刘震就被破格由副班长提拔为75师224团1营1连指导员,这时他才19岁。韩先楚笑他说:“刘震,你是三句话升了两级半。”半年后,他又升为营政委。在红25军开始长征时,陈先瑞已经升任为团政治处主任,而韩先楚跟刘震都是营级干部。

    长征途中,一次徐海东指挥后卫团打阻击被包围,骑一匹白马,眼看被敌人追上了。此时,韩先楚是1营营长,刘震是1营政委,两人一挺机关枪轮换着打,掩护徐海东冲出重围。第二年,刘震升为团政委,第三年升为师政委。在此期间,韩先楚、陈先瑞也是职务连升,当年一个班的哥仨成为红军中有名的青年将领。

    到抗日战争爆发,陈先瑞没有上前线,而是留在了陕甘宁大后方。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和两位老部下韩先楚刘震形成了差距,韩先楚刘震奔赴抗日最前线,成长非常快,他们都当过主力344旅的旅长。

    1946年到东北后,刘震为2纵司令员时,韩先楚为3纵司令员。刘震以好新奇、喜欢用新式武器、新战术的“洋司令”出名,而韩先楚则以猛打猛冲的“旋风司令”闻名,两人都是屡立战功。到1949年,刘震成了39军军长,韩先楚则是40军军长。此时的陈先瑞为19军副军长。

    到1951年,三人又在朝鲜战场上汇合在一起,刘震为志愿军空军司令员,韩先楚为志愿军副司令员,陈先瑞为19兵团政治部主任。

    韩先楚、杨得志、刘震

    回国后,作为开国上将,刘震担任过新疆军区司令员,韩先楚担任过福州军区和兰州军区司令员,他们都是大军区级,陈先瑞则担任过北京军区政委和成都军区政委,也是大军区级。应该说他们的成就不相上下。

    不管职务怎样转变,三位战将的生死情谊持续了他们的一辈子。一个炊事班走出两位开国上将一位开国中将,也是红25军及红四方面军的荣耀。

    陈先瑞陕南徐海东刘震韩先楚发布于:天津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股票网上配资_网上炒股配资申请_可查到炒股配资官网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09-2029 联华证券 版权所有